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  • 字級大小

移工是姐妹,是兄弟,不是「外勞」!

發布日期 2021-05-07 13:15:00

移工是姐妹,是兄弟,不是「外勞」!

 

文章來源:文藻usr-國際醫療志工團臉書

移工是姐妹,是兄弟,不是「外勞」!(撰文:林建勳老師)

四月28日的晚上,文藻小螺絲釘USR課程邀請非營利組織 One-Forty的創辦人陳凱翔先生到校演講。陳凱翔先生平和近人,大家都叫他Kevin Chen。大家原以為Kevin是位年長的創辦人,没想到一見面,竟是一位三十開外的大男孩,臉上還有些靦腆,眼中卻總是充滿剛毅。

 

Kevin先從自己的心路歷程說起,他說在學之時就有一個志向,希望將來的工作能夠對人有利於已有成,可以對已對人都成就共好。於是在畢業後就到印度參加國際志工的工作,那時的主要工作是照顧貧民區的小孩,這一個工作讓Kevin更堅定自己的志向。於是在印度之後,他又到菲律賓去當志工,在當地結識了非常多的菲國朋友,有些朋友的親人是台灣所謂的「外勞」,因此在Kevin回國時,朋友們就紛紛請他幫忙探望在台灣的這些親人。 Kevin回台灣之後,依約定一一去探望這些朋友的親人,但在他的心中浮出了許多的疑問。他在菲國時,和這些朋友相處得很愉快,但看到台灣的這些人時,感受和在菲國時大不相同。於是Kevin決定著手瞭解這些移工和台灣社會的關係,並成立台灣專為移工打造的One Forty非營利組織(社團法人台灣四十分之一移工教育文化協會)。

 

在2015年時,Kevin首先瞭解當時台灣的移工約有六十萬人,約是台灣人口的四十分之一,這就是One Forty名稱的由來。Kevin說,每一位移工都有他們的故事、夢想和家人,這些都和我們一樣。他們因為自己的理想來到台灣,參加我們的建設,走入了我們的家庭,把一生中最青春的歲月給了台灣,就因為這樣,台灣更應疼惜他們。

 

台灣是這些移工的第二個家鄉,但多數的我們給移工們的卻是不關心與冷漠。或許對多數人來說,移工只是没有個別臉孔的「外勞」,但若將他們的照片和我們混合,我們誰又能清楚的分辨是移工還是台灣人呢?事實上他們和我們一樣,是血肉、願望、理想、歡笑、悲傷的人身複合體,是個真實的人,在這塊土地上,他們也是我們的姐妹兄弟。

 

在Kevin的介紹下,大家才知道One Forty為移工們做了許多事。當大家還不知疼惜移工兄弟時,他們逐一拜訪移工,為移工解決生活上的問題,這些問題林林總總,例如印尼來的朋友大都是穆斯林,是不吃豬肉的,但豬肉是台灣的主要肉食,這對穆斯林兄弟造成很大的困擾。語言和文化隔閡也常造成誤解,如何陪伴移工們面對這些問題是One Forty的日常。 只是幫助移工解決問題,不如教導他們適應台灣、瞭解台灣,因此One Forty辦了全國第一所移工學校,在學校中,教授移工中文、文化、經濟等課程。其實在移工之中,不乏是知識分子,他們在本國已有很好的教育,只是抱著一個夢想,希望遠離家鄉能賺點錢,回國後能改善生活,或能開創另一個事業。對於這些人而言,移工學校有著很大的助益,使他們在工作之餘,能有更充實的生活。移工學校也同時幫了台灣人自己,因為教育使人更能相互溝通,移工能真正化成台灣前進的助力,而不只是一種社會問題,這讓社會更和樂安祥。

 

Kevin特別強調,我們不該拿有色的眼光看移工,當然,移工和台灣居民一樣,也有良莠不齊,但是犯了錯的移工不應被誇大渲染,事實上熱愛台灣、守法努力的移工佔大部分,甚至有移工成立組織,定時為台灣美麗的山脈及海岸淨灘,這些事連我們自己也未必做得到,他們的努力不求回報,只因為他們也愛這第二故鄉。而當他們將來回到他們的國家,一定也是思念台灣、愛慕台灣,試問還有比這更好的國民外交嗎?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,何妨讓我們的移工兄弟好好的欣賞這道風景,成為一種永恆的掛念。

 

Kevin 的演講,讓大家學習用新的眼光去審視我們原以為已熟悉的社會,就在這種反思當中,我們對共融多元文化社會的愛會正向滋長,One Forty的努力是給予台灣社會最好的養份。